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杨家岗 > 先秦三大显学之一:杨朱学派(关键词:道家儒家法家墨家)

http://igorkostin.com/yjg/329.html

先秦三大显学之一:杨朱学派(关键词:道家儒家法家墨家)

时间:2019-07-14 03:35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世人皆知:诸子百家中,以儒、道、法、墨影响最大。此中儒、墨又并称为显学。其实尽否则,孟子曰:“杨朱、墨翟之言盈全国,全国之人不归杨,则归墨。”可见,战国期间显学有三:儒家、杨家和墨家。而且,孟胜率墨家骨干自戕之后,墨家割裂。作为一个学派完全落寞。而是沦为一个军事组织以及刀兵研究和制造机构。集百家思惟为一身的《吕氏春秋》中,墨家思惟仅有两三篇,而杨家思惟多达十余篇。明显,杨家影响远胜过墨家。但在焚书坑儒中,杨朱学派的著作全数焚毁,仅在《孟子》、《韩非子》、《吕氏春秋》和《列子》中有所提及。笨笨将诸子典范中涉及杨朱思惟的内容捏合,拼集成拙文一篇,以追想已经灿烂的杨朱学派。

  一:杨子的次要言论与思惟

  杨子的焦点思惟是“贵生”,“重己。”主意“不入危城,不处军旅”,“不以外物伤其身”,“拔一毛而利全国,不与也;奉全国与一身,不取也。人人不拔一毛,人人晦气全国,全国治矣。”总之,与墨家为了救全国,甘愿腓无拔,胫无毛,以至献出生命构成明显对比。杨家极其爱惜本人的身体和生命。

  杨子还警告门生:“积德不为名,而名从之;名不于利期,而利归之;利不于争期,而争及之;争不于祸期,而祸至之。故君子莫为善。”

  杨子又曰:“实无名,名无实。名者,伪罢了。”并进行了充实论证:

  昔尧舜伪以全国让许由、善卷,而不失全国,享祚百年。伯夷、叔齐实以孤竹君让而,而饿死于首阳山。实伪之辩,如斯其省也。

  孔子明帝王之道,悬壶济世。伐树于宋,削迹于卫,穷于商周,困于陈蔡,受屈与季氏,受辱与阳虎。此济世救民之圣者,戚戚然以致于死。名者,固非实之所取也。

  杨子以此报复“实名贫,伪名富”的不公现象。实名者:生无一日之欢,戚戚然以致死。伪名者:欺世盗名,并籍其名,泽及宗族,利兼子孙。

  杨子以此警告我们,要丢弃造作虚假,不为功名所误,不为利禄所累。率性尽情,乐生逸身。

  爱财如命的成语,就出自杨朱思惟

  二:杨子的师承

  冯友兰认为晚期的道家以“避世”而“欲洁其身。”便将杨子归于道家,对此笨笨不敢苟同:

  其一:道家非显学,而杨家无疑是言盈全国的显学。

  其二:道家行不言之教。旗号明显地否决诸子间的唇枪善战。老子谓之:“善者不辨,辩者不善。”庄子谓之:“圣人议而不辨,狂言不辩。”而杨子天天与人PK,特别是与墨家逆来顺受。在《列子·杨朱》篇中,记录了一次墨家学者禽滑厘与杨朱的一场出色辩说。最终杨子及其门生把禽滑厘驳的哑口无言(稍后作细致解析)。所谓来而不往,非礼也。杨子的门生也该当经常去墨家“踢馆”。

  明显,冯友兰之论是不成取的。笨笨却认为,杨子极有可能师承自儒家,是儒家旁支(而非分支):

  《吕氏春秋·孝行》与《礼记·祭义》中,都记录了乐正子春的一则事迹:乐正子春下堂而伤足,瘳而数月不出,犹有喜色。门人问其故。乐正子春曰:“吾闻之曾子,曾子闻之仲尼:天之所生,地之所养,无报酬大。父母全而生之,子全而归之,不亏其身,不损其形,可谓孝矣。”

  《吕氏春秋·孝行》中,还有曾子之言:“父母全之,子弗敢缺。故舟而不游,道而不径,能全肢体,以守宗庙,可谓孝矣。”

  《礼记·曲礼》亦曰:“不登高,不临深。惧辱亲也。”

  以上诸多言论,皆与杨朱的“不入危城,不处军旅”千篇一律。

  《礼记·哀公问》中,亦有孔子之言:“君子无敬也,敬身为大。身也者,亲之枝也,敢不敬与?不克不及敬其身,是伤其亲;伤其亲,是伤其本,伤其本,枝从而亡。”

  所谓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在《孔丛子·抗志》篇中,更被展示的极尽描摹,子思曰:“明于死生之分,通于短长之变。虽以全国易其胫毛,无所概于志矣。”这与杨朱的“拔一毛而利全国,不与也”一脉相承。

  考虑杨子所处的时代,其当为曾子的再传门生,或师承自乐正子春,或师承自子思。杨朱承继了儒家的孝行,珍爱身体,而不以全国易其胫毛。并将其发扬光大,创立了诸子百家中,最珍爱小我生命和权益的学派。

  三:法家的头号死敌

  杨家学派概况是与墨家逆来顺受,在本色上是法家的头号死敌。

  杨子有一套完美的胁制法家的办法,杨子曰:生民之不得歇息,为四变乱:一为寿,二位名,三为位,四为货。有此四者,畏鬼,畏人,畏威,畏刑。人不衣食,君臣道息。

  杨朱认为,若是愿望有益于我保全本人,就倡导。若是愿望容易被统治者操纵,就要压制。不贪财,不贪名,不处军旅,不入危城,不为君主尽忠。

  而法家则是通过赏赐和诛杀,使人民致死为君主尽忠。杨子可谓气死法家。

  最初,韩非子亮出了撒手锏,《外储说右上》有曰:赏之誉之不劝,罚之毁之不畏,四者加焉不变,则除之!你即便没有违法,但不为君主致死尽忠,你就曾经得到了保存的意义。将你铲除则是替天行道。(韩非对老子之道的理解:君主为道,臣民为万物,万物循道而生,循道而死。)

  《韩非子》中,有杨布打狗的寓言故事

  在诸子百家中,对君主的立场有所质的区别:

  法家:唯君,无民。法家明显是君本位思惟,处处为君主好处计。人民保存的独一价值,就是被君主奴役。致死为君主尽忠。

  道家、儒家、墨家——儒、道、墨皆是民本位,代表了人民的好处。儒家以礼制限制君权;道家以无为限制君权;墨家以天志限制君权。但对于忠于人民,恪守君道的君主是赞扬和支撑的。如:晋悼公、楚昭王、华文帝。

  而杨家与法家争锋相对——无君,唯我,为小我。不愿为他人(包罗君主)好处,拔其一毛。

  为什么焚书坑儒,唯独杨朱学派的著作全数毁灭,这绝非偶尔。缘由有二:一是杨家学派是法家的头号死敌。二是杨家门生都珍爱生命,不以外物而伤其身。断不会冒生命危险而私藏本学派的著作。在这两个缘由的配合感化之下,杨家学派著作必然在焚书坑儒中全数焚毁。

  四:杨朱思惟伟大现实的意义

  在《列子·杨朱》篇中,记录了一次杨、墨之辩。

  墨子的门生禽滑离问杨朱:去子体之一毛而济世,汝为之乎?

  杨子曰:一毛不足以济世。

  禽子曰:假如真能解救全国,为之乎?

  对禽子之问,杨子不屑回覆。其门生孟孙阳反问道:若侵肌肤而予万金,子为之乎?

  禽子曰:为之。

  孟孙阳又曰:若断一肢而得一国,子为之乎?

  孟阳孙又曰:若枭首而得全国,子为之乎?

  禽子哑口无言。

  孟孙阳曰:一毛微于肌肤,肌肤微于一肢。然则积一毛以成肌肤,积肌肤以成一肢。一毛固一体万分之一物,何如轻之乎?

  杨朱及其门生之论,具有伟大的现实意义。

  新中国成立后,以墨家境德和雷锋精力要求人民。要求每一小我都牺牲小我好处,毫晦气己,无私奉献。

  若要求人民无私奉献,就是说,钉子户唐福珍是由于她觉悟太低。缺乏雷锋的奉献精力。

  要求人民毫晦气己,无私奉献。其实是统治者奴役和压榨人民的东西。这最终与法家思惟殊途同归。

  一小我的权益相当于人体之一毛,全体13亿中国人相当于整个身体。全体人民的好处是由一个小我权益构成。若能够损害某一人的好处,就能够损害每一小我的小我好处。最终损害的是全体中国人民的好处。

  两千多年后的德国皇帝威廉一世,即是杨子的超等粉丝。在德国国度工程的拆迁过程中,碰到了一个的钉子户。拆掉这个钉子户的磨坊之后,该农夫一纸诉状,将皇帝告上法庭,要求其重建祖上留下的遗产。最初,威廉一世不单从头建筑了农夫的磨坊。还给后世留下了掷地有声的名言:“即便是农夫最破败的茅舍,也是他的城堡。风能进,雨能进,国王的戎行不克不及进。”

  一个农夫的茅舍在整个国度来说,相当于人体之一毛。只要人人不拔一毛,人人晦气全国,全国才能大治,社会才能前进,才能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回复。

  笨笨无法对杨朱思惟作系统全面的解析,错不在我,只能归咎于倡导愚民政策的法家和扑灭中汉文化的秦始皇。

  附录:先秦期间,孔子作《九章算术》,之后《九章算术》随《周礼》一路毁于焚书坑儒。汉代儒家大师张汤重修《九章算术》。不才作为杨朱八十一代后人,几年后也要重修《杨子》,重建杨朱学派。有乐趣的网友,能够加我关心。

  出格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概念,不代表新浪网概念或立场。如相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颁发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分享萌宠带给我们的乐趣

  联系我们聘请消息通行证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