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杨集 > 河南上蔡一村霸靠讹诈人人怕

http://igorkostin.com/yj/585.html

河南上蔡一村霸靠讹诈人人怕

时间:2019-08-04 23:54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海角论坛苍生声音苍生声音[我要发帖]

  我叫刘梅,女,汉族,1961年7月16日生,河南省上蔡县杨集镇大张庄村1-36号,公民身份证号:716XXXX. 德律风:。

  (我丈夫邝丙文,男,汉族,1965年3月9日生,住址同上,公民身份证号:309XXXX。

  河南省驻马店市上蔡县查察院副查察长戚继华巧取豪夺我夫不成,指使村民邝水才与上蔡县公安局原杨集派出所干警张千里与王高飞彼此通同、伪造病历,作假轻伤判定;杨集派出所多次窜改公安卷宗,故弄玄虚,栽赃我夫邝丙文居心危险邝水才,谗谄将我夫判刑一年零六个月。

  我与邝水才家系前后邻人,曾因宅基地发生过矛盾。2010年3月2日,我夫邝丙文及儿子邝建辉、邝迎辉在我新建的房子里安装水管。邝水才的哥哥邝具才发觉后进行阻遏,并用拳头打邝建辉。我夫上去拉邝具才时,邝水才从我夫背后打我夫一拳,我喊我们不克不及和他们打,快跑!我儿邝迎辉跑掉了,可是我夫和我儿邝建辉被他们的人围住了殴打。邝水才还把我夫按倒在地,用砖头把我夫的右眼眶砸流血了,我夫也捡块砖头砸住了邝水才的腿部。可是邝水才早有预谋,其亲人良多都在现场并参与对我家人的殴打。我夫和邝建辉被打垮在地后。我家人报警,邝水才、邝具才等人逃走。上蔡县公安局杨集派出所接到报警后当天就委托了上蔡县公安局法医给我们两边进行了判定,邝水才是第一个作的判定,邝丙文是第二个作的判定,邝建辉是第三个作判定,上蔡县公安局法医当天就作出了轻细伤判定结论。

  事发三天后,张千里与王高飞两人告诉两边的伤情都是轻细伤,各看各的病,没想到,隔了十多天,张千里与王高飞违法将邝水才轻细的伤情判定材料从公安侦查卷中抽走,并奉告我邝水才的伤是轻伤。统一个法医判定部分作出了两个判然不同的判定,该轻伤判定所根据的伤口长度是按照杨集镇中街卫生室大夫董金兰的证言,她称邝水才头顶有两处头皮挫伤,一处长约5厘米、一处长约2厘米,而董金兰底子就没有行医资历证,且口头估量的数字,怎样能够成为多家判定机构认定轻伤的主要根据呢?真是荒诞乖张!这份关健证言没有出此刻公安卷宗中。案发后,大河报记者查询拜访核实此案时,做伪证的董金兰为了逃避法令义务,封闭了生意畅旺的诊所,逃跑了。

  上蔡县法院在开庭时,邝水才没有供给化验X光、心电图、CT等证据,可是在邝丙文2014年申述时,上蔡县公安侦查卷宗中竟呈现了化验X光、心电图、CT、护理等证据,明显有伪造病历的嫌疑。

  我不服该判定,于2013年3月22日,递交了从头判定申请书。张千里与王高飞同意了。同年3月25日,干警张千里与王高飞要求指定到驻马店市159病院进行复核判定。

  驻马店市159病院让我拿一千元钱判定费。张千里与王高飞拿有存着邝丙文和邝建辉的原始伤情图片的U盘,却没有拿到存有邝水才的原始伤情图片的U盘,由于邝水才没有伤。张千理与王高飞在车上与邝水才筹议了两个小时后,张千里与王高飞到上蔡县东关采办了一个空U盘,到159病院后,判定人员发觉存着邝水才的原始伤情图片的U盘是空U盘,拒绝给邝水才作判定。张千理与王高飞谎称第二天供给原始伤情图片,判定人员才同意对邝水才做判定。3月26日,判定人员给邝水才刮了光头,五人在场都看到邝水才头顶上仅有两道直线型短瘢痕,一长一短,不交叉,邝水才头顶上没有流血,可后来该判定复核时的照片上却显示两处伤,一处为入字型,一处为直线型,判定人员在没有见到邝水才的原始伤情图片的环境下做判定,明显也不合法。

  上了159病院作了伤情判定,第二天夜里,邝水才又偷了我家直径20多公分粗的树四棵。到大年30夜里,邝水才家人又将我家的房子点着了!

  2010年10月份,张千里与王高飞委托驻马店核心病院进行法医判定,判定时邝水才将本人的头部和脸上弄得流血不止,还拍有照片。张千里与王高飞本不应当再委托判定,然而他们却和判定人员彼此通同,炮制虚假轻伤判定,还到我家中让我看邝水才搞的流血的头部照片,还谎称邝丙文在狱中曾经认可了,逼我刘梅按指印,还在屋里赶我三圈,边追边骂我。我说这照片你叫傻子看也能看得出是假的。从此当前,他再也不拿出这假照片了。

  张千里与王高飞较着违反了《公安机关办案划定》:“对人身危险判定有贰言的,从头判定以一次为限的划定”。居心偏袒邝水才,张千里与王高飞不法六次(现实上为八次)对邝水才的伤情进行委托判定,且这六次判定,除邝水才到上蔡县公安局作轻细伤判定和到驻马店市公安局159病院的复核判定时,邝丙文及其家眷均在场外,其余六次判定均没有让邝丙文及其家人一路去,明显不合法。

  2010年11月20日杨集派出所拘留了邝丙文。戚继华到派出所找张千里跟王高飞,他们通知我们去派出所调整,张千里跟王高飞让我家拿了6万元就放人,我跟他要药条,然后他们让拿4万,4万拿不出让拿2万,2万拿不出就让拿一万,一万也拿不出又让我拿五千元,所里垫5000,因邝丙文没有打邝水才,所以我们一分不拿。若是我夫打了邝水才,拿十万我也情愿。张千里跟王高飞说:不拿钱就不放人。

  然后就超期羁押,到2010年12月4日经上蔡县人民查察院核准邝丙文被施行拘系。2012年4月6日邝丙文被上蔡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

  现实上邝丙文底子没有用砖头砸邝水才的头部,而是用砖头砸住了树,反弹到邝水才的腿上,再说一砖头也不成能砸出两个口儿,且一个口儿为直线型,一个口儿为入字型,邝水才本人及证人也证明邝丙文没有其他钝器或利器。这伤是邝水才本人伪造的,是其报酬的变成入字型和无缝对接的直线型伤口,这两处伤与邝丙文没有必然的因果关系。就连邝水才本人的扣问笔录也前后矛盾,2010年3月24日其交待邝丙文用砖头砸了他的腿,没有砸他的头,事隔半年后,即2010年10月19日其又交待邝丙文用砖头砸了他的头。

  为邝水才作证的人绝大部门与邝水才有益害关系,或与邝丙文有予盾的人。

  证人邝学锋是邝永才的姑老表,代海顺是邝水才的姐夫,邝具才是邝水才的哥哥,刘雪莲是邝具才的老婆,邝铁棍其时就不在现场,且邝铁棍曾偷过邝丙文的鸡和半亩小麦,上述这些证人都为邝水才作假证,且都参与了殴打我。诬告我,让我坐牢。这些证言都是半年当前作的证,证言的内容和时间几乎类似。能够较着地看出邝水才较着是诬告我的!

  邝水才的岳母(戚继华的亲伯母)曾经成功地讹诈了四家。

  例如村民戚开国打豆子碰坏了她(戚继华的亲伯母)的一个南瓜,她不依,戚开国要赔她一个大南瓜也不可,要补偿她二千元也不可,后来公安来人把戚开国抓走了!拘留二十天,要四万元补偿,戚开国家求村里乡里干部说情,才降到补偿二万元!

  我家昔时盖房子时,邝水才的妻子戚玲(灵)躺到我家当门地上,要讹诈我家。我家人早就晓得她们的阴谋,躲也躲不外,邝水才的妻子戚玲谎称我丈夫踢住她下身了,到病院开了一把药便条,二千多元。派出所和当官的都来了现场,看到我夫妻俩在哭,都不信她的假话,她才作罢。没想到我家仍是没有躲掉邝水才家的讹诈的凌辱,天理安在?

  主帖获得的海角分:

  楼主讲话:1次

  发图:0张

  添加到话题

  菏建·紫郡城还我房顶

  恳请怀化市委彭国甫书记解救怀化天星新嘉坡小区500户居民

  农人的冤情向谁诉

  实名举报哈尔滨市承平交警大队交警刘英海滥用权柄 用手中的权力欺负老苍生

  广州市白云区人社局陈科长伙同广铁法院李某、丁某等人制造假工伤,粉碎全

  请恪守海角社区公约言论法则,不得违反国度法令律例答复(Ctrl+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