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羊荒村 > 第四章 民间三出

http://igorkostin.com/yhc/512.html

第四章 民间三出

时间:2019-07-30 11:42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极点小说网

  荒村阴阳师 第四章 民间三出

  小说:荒村阴阳师

  作者:钱袋蛋

  更新时间:2019-04-23 11:40:47

  源网站:极点小说网

  我跟赵寡妇同村这么多年,打交道的次数,用一只手都能数的过来。

  特别是偷看她洗澡、被胖揍一顿之后,我就更不敢跟她朝面了。

  就我俩这交往次数,她无机会栽培我?

  今儿个下战书,我俩在自家小块地里,却是有过近距离亲密接触。

  可就那么一会儿功夫,她不至于就把我栽培成功吧!

  你就算栽颗葱,速度也没那么快啊!

  我心里隐约升起一种直觉。

  可又毫不敢相信,那样的工作,会真的发生在我身上。

  妈了巴子的――

  这小娘皮的肚子里,到底在打什么小九九呢?

  兴许是看穿了我的心思,赵寡妇先是嘻嘻一笑,随后说道:“没错呀没错呀,当然是由于我的栽培了。如果没有我,你咋会开了天耳、听到脏工具的动静?”

  按照赵寡妇的说法,打来岁起,就是五百年一遇的大阴年。

  当大阴年到临之际,需要一位顶天登时的阴阳先生,领着道门中人同力抗衡。

  不外这事儿相当的危险,稍有不慎、便容易身故道消,永久不得踏入轮回。

  在我们这些外行人看来,赵寡妇的道行贼拉邪乎。

  可现实上,她是自家人知自家事,晓得等大阴年一到,她是千万扛不住的。

  于是精默算计下,今儿个下战书,她就找到了我,让我具有了道行,并诱惑我立下誓言,再没了反悔的可能。

  听完赵寡妇这番注释,我就跟被雷劈了似的,霎时被雷的外焦里嫩。

  娘了个大象鼻来――

  我就说嘛,她妖里妖道的、为啥非要跟我整事儿?

  豪情她这是使了招乾坤大挪移,想把来岁的灾难,都转移到我身上。

  以她的能耐,都没把握应对那什么狗?诺拇笠跄辏?我一个半路落发的二半啃子,就能扛得住?

  艹,我如果能扛得住,荷兰猪都能上树!

  我的脑袋摇晃的像货郎鼓,苦着脸说道:“赵姐,你就别高抬我了,我哪是那块料?

  “要不,你指导指导我,让我把道行还给你吧!”

  “你让我赔你点儿钱都成!”

  我是真心不想跟脏工具打交道。

  那玩意儿,贼拉邪乎,一个弄欠好,很容易惹火上身的。

  听我这么一说,赵寡妇就狠狠瞪了我一眼。

  “垮台玩意儿!你把道行,当成是锅碗瓢盆了?都单向传给你了,怎样可能再还回来?”

  “还有……我把身子给了你,那是你情我愿的,你给什么钱?你当我是支女嘛?”

  “你过来,我给你细心说道说道,我们出黑门,都有些啥老实。”

  随后,赵寡妇也不管我愿不肯听,她就叨叨叨的讲述起来。

  自古民间有三出:出马、出道、出黑。

  此中的出黑,说的就是阴阳先生。

  阴阳先生看似风光,能断阴阳、定风水、驱邪祟、化劫难。

  可现实上,人前权贵、人后享福。

  与那些邪祟打交道时,更是凶恶万分,一不小心,就容易被牵扯因果、折损阳寿。

  出黑一门说道极多,即是传功一途,便分作“面授身教”、“灌顶醍醐”、“杀取夺舍”、“阴阳倒流”等分歧体例。

  此中面授身教最为正统,师父把选中的门徒带在身边,颠末三年上行下效后,方可出师门。

  灌顶醍醐最为惨烈,大都为师父自知命不久矣,与徒儿主窍相连、主脉相通,一身道行强行灌注体内。

  事成后,师父能将五成道行留在门徒体内,本身倒是道行殆尽、随后便撒手人寰。

  杀取夺舍最伤天和,要篡夺阴鬼、阴物、精魅等道行,弥补至门徒体内。

  这一做法,为不得已而为之,不只有违天道,更是大损阳寿。

  人身后,不得坠入六道轮回中的“上三道”,需在“三恶道”中了偿罪业,整整三世后,方可投胎做人。

  阴阳倒流最是旖旎,多为夫妻、情侣之间传功授法。

  事成后,一人道行转入另一人体内,本身除去丧失全数道行外,却没有人命之忧。

  赵寡妇对我的传功体例,即是阴阳倒流,属于单向传功。

  过程中,老爷们和老娘们之间,越是欢喜愉悦,传功的结果越好。

  我挠了挠脸皮,心说这下可完犊子了,这还不带反悔的。

  往后,我真要成天和那些邪祟打交道了么?

  我都看不到它们,我咋收拾它们啊?

  似乎猜出了我的顾虑,赵寡妇拿出一个小帆布包,从里面掏出两本书来。

  这会儿我才留意到,本来赵寡妇是有备而来。

  我适才被那邪祟声音给吓屁了,都没留意到这些细节。

  “大刚,这两本书,一本是《阴阳》,一本是《风水》。”

  “往后有不懂得处所,你随时能够问我。不外,我道行尽数转到了你的体内,驱邪避忌的事儿,可要你亲身操刀才行,我可帮不了你!”赵寡妇说道。

  我接过砖头厚的两本书,心里霎时有十万只草泥马尥蹶子而过。

  麻木的――

  从小到大,我最烦的就是看书了。

  要不是如许,我能连高中都没考上?

  我简单翻看了两页,再没了乐趣,于是走到炕柜那儿,把两本书扔了进去。

  我打算好了,等来岁大阴年一到,爱咋滴、就咋滴。

  归正,我不想学这些破玩意儿。

  有那闲功夫,都莫不如多养几只小鸡,时不时的还能吃到鸡肉、补补身子呢。

  赵寡妇也不介意我的立场,她一直笑吟吟的盯着我。

  等我坐回炕沿,她就掏出一个小玻璃瓶,里面装着一些半通明的液体。

  “来,大刚,我帮你开启天眼!等你看过《阴阳》中的劝鬼篇,就能正儿八经的给人瞧病啦!”

  玻璃瓶里的液体,是黑牛眼泪。

  里面那些混浊的黑颗粒,则是烧掉的符?灰。

  再加上我有道行加持,两相连系,就能开启天眼。

  这我却是来了乐趣。

  我揣摩着,等我开了天眼,往后再偷看谁洗澡,那得老便利了吧!

  说不准,天眼还有透视功能呢。

  到时候还要去县城的彩票站刮彩票去。

  我要让彩票站的老板娘,赔的连裤衩子都不剩。

  赵寡妇冰凉的小手,蘸着几滴牛眼泪,在我眉心正地方悄悄涂抹着。

  顷刻后,我体内升起一股暖流,不受节制的朝着眉心涌去。

  我的脑子里,恍惚响起一声闷响。

  下一秒,我的面前就呈现了新变化。

  我能看见脏工具了!